207. George Chen

Public Services   01/02/2019


 

火星探測主操控者-陳哲輝

作者 江正吉

月球的神秘面紗隨著太空人阿姆斯壯的登陸而揭開,因此再也沒有嫦娥奔月的神話故事。老一輩們再也不對小孩子說:「嘸通用手指月娘,NaBo月娘會剁你e耳仔。」而距地球約五千六百萬公里至四億公里(是根據地球與火星是否在太陽的同一邊而定)的火星,由於有著與地球類似的峽谷、火山、火山口、萬年冰層,明顯的四季以及千萬年留下的水跡,而引起科學家們的好奇「到底火星上是否適合於生物的存在?」。

於今年六月與七月中陸續將Mars Exploration Rover(MER-A及MER-B)送上太空直奔火星,人類探測火星的奧秘於焉掀開。此飛行操控的重任是由一位來自台灣的年輕人負責,而這位年輕人正是好友益仁兄及綺櫻姊(John & Stella)夫婦的長公子陳哲輝(George),乃引起筆者之興趣,願將筆者所知有關這位優秀年輕人的點點滴滴見之於報,以與讀者共享其光。

憶起四年前的聖誕夜,筆者有幸被邀至朋友家做客。主入家的長子放Video Tape讓客人分享他設計的Rover及操控情形。在電視銀幕上的Rover具有六個輪子,看似一部玩具車,長相蠻cute,操作起來就如同在玩遙控玩具車子。當初或許是設計尙未成熟,抑或是工作機密的原因,他也沒說清楚該部Rover未來的重大任務。一恍四年過去了,於今年六月初將一部MER-A(SPIRIT)稱之爲精神號順利送上太空,當時並不太引人注意。而當第二部稱之爲MER-B OPPORTUNITY (機會號)擬定六月二十八日發射,才聽朋友說他小孩設計的Rover就要被送上太空,而他們夫婦將應邀坐進貴賓席目睹發射的壯觀。然而MER-B的發射卻因爲受到天氣的影響一延再延,使得他們夫婦悻悻然而回。想想看,將一部重達百七十九公斤的Rover挾帶著無數精密的探測儀器送上太空奔向火星,需要有多麼大的推動力,竟然受到大自然的影響而無法發射,不禁對「人定勝天」的正確性懷疑。終於,在七月七日藉天氣的協助下順利將 MER-B發射升空,負責設計Rover並擔任火星探測計劃的飛行主任就是本文的主角George Chen。

George是一位具中等身材,留有鬍鬚的年輕人;據說他的團隊半數以上比他年長,爲了Supervise他們,只好留起鬍鬚來。George 1964年出生於台灣台北市,他母親懷他七個月時,父親便遠赴美國攻讀化學博士。想必同時George在母親懷裏就跟著接受博士胎教,因而種下他今日成就的因子。後來George在不到兩歲時隨著母親赴美與父親相聚。1969年美國首位太空人阿姆斯壯等人搭乘Apploll登陸月球時,George才在讀幼稚園,當時對太空的探索就產生極大的興趣。父親買了太空船及火箭的塑膠模型給他當玩具,沒想到才五歲多的他,竟然能在課堂上Show & Tell,把整套太空船發射一系列過程,煞有其事的解釋給全班同學聽,把他的老師給愣住了。他異於常人的智慧,從小就表露無遺。1987年他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Aeronautics and Astronautics(航空太空學硏究所),隨即加入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JPL)工作,並參與環繞火星飛行的MER設計。幾年來累積了他的工作經驗,加上他超人的智慧,逐步高昇至今日JPLMER探測小組飛行操控主任。在太空船發射前,他的團隊(約二十位工程師)各司其職,而他身兼總協調之責,必須確定每一部位皆無差錯。順利發射後,太空船約需七個月始能抵達火星。於是抽空回家探望父母,我藉機提出了一般性的問題,願與讀者分享,作爲本文的結束。

訪談內容如下:

問:Congratulation! 兩部一模一樣的Rover已經成功地被送上太空,在發射之前您的心情如何?

George:既興奮又緊張,三年多來我們的團隊全心全力注入這次的發射,發射的過程其危險性僅次於登陸。在發射之際,我們同仁皆坐在椅子的邊緣(半坐半蹲姿勢),以鬆弛每個人緊繃的心情。我們在遙控室吃著 “Good Luck Peanuts”,說來真可笑,工程師們專心工作,正確分析與設計;但是當設計付諸實現,諸如發射及登陸之刹那,我們還是需要 “Good Luck”。

問:發射後至抵達火星約時七個月,在這期間您們團隊須做些什麼工作?

George:我們將做太空船飛行軌道的調整,以確定飛抵我們預定的登陸位置。我們也做一些有系統的保養工作,諸如每幾個星期必須輪轉冷卻泵,俾使輪轉軸承保持潤滑。另外我們更花相當多的時間去改進登陸的程式,爲登陸做萬全的準備。

問:您曾提到最危險的任務是在操控登陸,可否略述一番?

George:是的,最高難度也是最危險的任務是在操控太空船登陸。1999年曾因自由系統的誤判,功虧一簣未能登陸成功。經過上回失敗的經驗,我們團隊仔細分析失敗原因,以改進登陸系統的設計。我們對登陸所需零件進行多項的測試。我們在一封閉的氣室內模擬火星上的壓力(約地球的三分之一),以進行空氣囊登陸時衝擊試驗。我們也測試在沙漠中點燃火箭,我們更做了不同登陸動力的電腦模擬。我們有信心登陸系統將如同我們的設計順利進行,安全登陸。

問:能否將Rover送上火星採取Sample,再將 Rover帶著Sample接回地球,供科學家們分析硏究?

George:於六月十日送上太空的MER-A(Spirit)及七月七日送上太空的MER-B(Opportunity)將分別降落在火星表面不同的地方。我們將操控Rover駛向科學家們所感興趣的地方,進行約百日的火星表面探測,藉所裝置的照相機拍攝並傳回實驗室。目前我們有計劃做更深一層的設計,如你所提Rover送上火星,再將樣本帶回地球。談起真正開始設計則爲期尙早,何況Fund尙無著落呢?

問:您的下一個目標是什麼?征服火星?

George:(笑笑)人類才剛開始探測宇宙的深奧,我個人比起宇宙來簡直渺小得很、竟然有幸能夠加入這個探測宇宙的行列,已經感到十分高興與滿足了。

George的回答正是咱古早台灣人所具有的美德-謙虛。在美國這個擅於”賣”自己的工業社會裏,咱的第二代台美人仍舊擁有謙虛的美德,真是難能可貴,使我感動萬分,乃書此文與讀者共享,並祝 George更上層樓前途無量。

The Rover Designed by George Chen

Beautiful Launch of A Rocket to Mars

 

摘自 台灣公論報 2003年9月30日

Published in 12/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