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 無法忘懷/李淑櫻/11/2018

無法忘懷

作者 李淑櫻

從小到大,也不知吃過多少種雞的烹調法;諸如,白切雞、油蔥雞、醉雞、貴妃雞、左宗堂雞、蒜燒雞、燒烤雞、鹽水雞、炸雞、碳燒雞、蔴油雞、滷雞、燻雞、海南雞等等,平時自己也手癢常煮東煮西。然而令人最難忘懷的卻是……………媽媽親手做的那隻雞腿……。
我也曾經問過媽媽,那隻雞腿,看來是一隻非常單純的雞腿,到底是加了什麼調味料?讓我吃了,這一輩子無法忘懷?媽媽總是笑笑說:「不知道噎,我也是像平常一樣的烹煮,大概那個時候你正好肚子餓了或者是因為第一次離家北上那麼遠去上學。」是嗎?是因為離情依依?還是在那個特殊的時段,忽然錯縱複雜的交纏著各樣情懷,讓我深刻的體會了媽媽無微不至的愛心,我相信雞腿不過是一個引介,那種初次離家北上的心情,隨著火車沏沏咖咖聲,離家漸行漸遠,的確是思緒繁複、難以言喻,即或如此,我還是刻意瞪大眼睛看著窗外稍縱即逝的雲煙也不讓淚輕彈。
時序飛越,眼前悠然一陣似煙霧的模糊,朦朧中忽見小女大包小包的要搭機從洛杉磯飛向紐約去上一心響往的醫學院。這個從15歲就立下心志的夢想,緣起於她堂舅的一句話:「哇!好眼力,以後當個眼科醫生吧!」,這是因為她用手摺紙小鳥,不小心落在地毯上,當時我必須帶上眼鏡、用小電筒找了半天才找到。後來,是有一次帶她去做定期眼檢時,看到白內障手術的紀錄片,在等待的半小時,一次又一次的放映,她的眼睛沒有離開過放映的銀幕,之後就不曾再改變她人生的走向。
從小學到高中,與她哥哥同樣幸運的獲選進入磁石班,猶記得在她六年級最後一次家長與老師的會談中,我問是否可以看出她的學習性向?想知道做為家長的可以如何輔助?老師的回答很奇特、篤定,說:「班上其它的孩子我不敢說,但是,Lisa,她不管將來選擇哪一個行業,都會讓人很放心、一定都會有所成就。」真的嗎?我不太確定的將老師的話放在心中就回家了。
雖然從小喜愛芭蕾舞、體操,由於同住在洛杉磯的阿嬤身體不適被迫放棄了,進入高中之後加入現代舞課外活動,讓她非常高興,特別在高中第三年常常有演出的機會,即或是那麼忙,她還是能如期完成作業,當時選修的西班牙語也在紐約實習醫院及加州的眼科工作上大大的發揮了作用。高中畢業後她衡量John Hopkins醫學院只給了一年的獎學金,她體諒家長微薄的收入,選擇進入有四年全額獎學金的UCLA生物系,畢業後順利進入紐約天主教設立的醫學院,中間自己搭機去面試、開學自己拎著大包、小包去宿舍。感謝當時還住在紐澤西的鄭寶鼎兄夫婦曾熱心的接待她。小女也自己去申請到四年醫學院的所需費用,就是學費加上生活費,第二年,為了舒壓還省下一筆錢去買了一台電子琴減緩醫學課程的緊張、壓力。為了圓夢,她沒有後悔過,也沒有抱怨過,只有在畢業後回到加州,才輕描淡寫的說過這麼一句:「喔!回來真好,豔陽、藍天,讓人心情非常愉快!」
曾經問過她,四年的醫學教育中,最讓她印象最深刻的事。她想了一下,說:「是人體解剖課程」,為什麼?她說:「當剖開人體,看到所有呈現眼前的器官,腦中出現的,那應該是上帝的完美設計吧!這麼複雜的互相關聯的器官,如此奇妙的因為精子與卵子的結合,在短時間內竟能成長得這麼完美、這麼完整。太奇妙了,因為這個課,讓我在信仰上更上層樓」。另外,是眼睛的結構,太不可思議了,她最後選擇眼科,是因為眼睛在開刀時沒有大量的流血需要處理,也完成15歲那年所立下的願望。
醫學院四年應該是很忙吧!去參加她的畢業典禮,是在卡內基大廳,典禮中有一個特別節目,以人聲伴奏兼唱和聲,她是其中的一員,回來後,為了感謝教會會友們的禱告支持與鼓勵,特別舉辦了一場鋼琴小演奏會(她習琴六年的鋼琴老師是李斯特第四代嫡傳的大鋼琴家Mr. Segal)及感恩的家庭禮拜,全場她用流利的台語見證了四年中,上帝無微不至的恩待,讓她在學期間都有解剖的機會,也讓她有機會學習用感恩禮拜來感謝家屬。她沒有交待清楚的是在四年中,有一次持續發高燒一個禮拜,差點去天堂報到,室友們必須用鬧鐘定時起來輪流照顧她,卻沒有要求我去照顧,聽了讓人非常心疼、內疚,在一陣唏噓中,她哥哥打破僵局說:「哎!早知道讀醫學院還可以這麼輕鬆的參加合唱團、又有閒暇彈鋼琴,讓我有點後悔沒去申請。」說畢惹得大家破啼一陣哄堂大笑。其實,我深知,她哥哥是無法面對無血色、無呼吸的人、及吸到福馬林的味道的。他是一個非常性情中的人,非常的疼妹妹,記得他還未入幼稚園吧!有一次,小女不知何事固執的惹我懊惱,我正在數著1、2,還未數到3,只見兒子突然衝過來、張開手臂護著妹妹,眼內還有淚水在滾動著、嘴裡更不停的吼著:「媽媽,不要再罵她了、不要再罵她了………」,這個舉動一開始讓我非常驚訝,接著,讓我非常的感動,也非常的放心,如果萬一我有什麼三長兩短,他一定會護衛著妹妹的。
醫學院畢業後,有二年的實習,在實習前有兩個禮拜的休假,我問她是否想去哪裡走走?她毫不加考慮的說,想回台灣去看住在台北的外婆,我問為什麼?她回說:「阿嬤四十年的糖尿病,竟然能只用吃藥就控制住病況,我想回去看看她,其他地方,以後有時間再去吧!」就順她心意帶她回台灣看阿嬤,短短的兩個禮拜,陪著阿嬤,讓阿嬤非常的開心。第一年她在北加州的聖荷西實習,必須要有車,雖然她17歲就擁有駕照,卻從未讓她有開車的機會,懷著忐忑不安,也只能讓她自己用貸款買了人生第一輛車,一路開到聖荷西,我無法跟去,只能將她完全交托給上帝了。在她結束第一年的實習前,她邀我過去看看,那晚,她開車到機場來接我,第二天又開車四處繞繞,帶我到教會,之後又上山去探望朋友的孩子,再送我到機場,讓我放下心中的忐忑。第二年,她回到母校設立的醫院實習、之後接著住院醫師的訓練,也一樣需要開車,讓我驚奇的,竟然也學會了將車停在兩車之間的停法,這是我最無法去逼自己完成的停法。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等她回來上班了,才知道,有一次,因為訓練期間接連三天兩夜無法休息睡覺,突然失控狂哭起來,帶領她們的住院醫師說:「回去好好的睡一覺吧!」從此,她就適應了。這是唯一的一次為了無法獲得充份的睡眠休息而哭泣。
人生有夢最美,為了圓夢她這個無殼蝸牛背了一身的學債,為了疼惜媽媽不必再辛苦搬家,勉強自己背了更大的一筆債務,在加州屋價的高峰期買了第一棟房子,為了照自己的理想醫治眼睛病患,開設自己的診所,為了圓媽媽的夢,帶媽媽去大溪地看高更的原住民模特兒,七年前,終於圓了一個更大的夢,上帝派了一個天使,輟合了一個美滿的姻緣,喜歡孩子的她也生了兩個臭屁孫讓我含貽。昨晚在餐桌上,她興高采烈的宣佈:「我終於還清了學債了。」距離醫學院畢業,整整18年。那個小時候每次問她:「你最愛什麼?」總是毫不加思所的回說:「愛睏!愛媠!」的小女孩長大後為母則強。堅定她的信仰、認真的在維護眼患者的健康、也很高興、很熱心的參與台美社團在社區所做的醫療服務。哎!一隻令人難忘的雞腿,竟讓人聯想到這麼多。喔!我似乎聽到那個「屋頂上的提琴手」的男主角正在唱著「日出、日落……」,啊!母女,母女!如果媽媽還在,相信雖有些許莫名的感慨也會與我一樣懷有更多的感恩吧!

Lisa’s Origami
Lisa 回台探望阿嬤
Lisa 合家歡

源自 李淑櫻

Posted on 11/16/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