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 第一個台灣同鄉會的會館:辛城台灣同鄉會 / 鄭憲章、李陳幸子、魏妙圭 /06/2017

第一個台灣同鄉會的會館:辛城台灣同鄉會

努力與成果

辛城台灣同鄉會

鄭憲章

今天我有機會站在這裡和大家共同來慶祝辛辛那提台灣同鄉會會館的開幕典禮。這完全是同鄉大家長期努力的成果。據我所知,咱這個會館是全美國第一間屬於同鄉會的會館。

每做一項事業,剛開始的時候,總是先要有構想,然後付諸實行,這兩樣對於會館的設立,都是必要的。會館的構想,何時開始有,我們無法知曉。1985年林瑞陽會長任内,曾經到過辛城大學附近看過一棟房子,想要做爲會館,後來因有種種的困難,無法繼續進行。以後,多位同鄉對會館的設立也做過很多思考。其中之一例就是高惠陽同鄉,把他的想法,寫文章刊登在鄉訊,給大家參考。

李青泰醫師對會館的設立,也有很大的興趣。他對會館的興趣,不只是想想而已。他在1988年年會中提議,做建立會館可行性的硏究。經過青泰的硏究,和當時會長吳百湶的鼓吹與努力,建立會館並不是像想像中的那麼遙遠。可以説向建立會館的目標,已經向前走出第一步,咱要向青泰説謝。可惜青泰今日出差,没法來參加。請李太太陳幸子女士代爲轉達謝意。

設立會館的願望,今日能實現,有一個決定性的因素,這就是鄭信傳醫師、魏妙圭同鄉夫婦,很慷慨地爲同鄉會提供會館場所,免繳租金,就可以享用此會館。信傳,妙圭,眞多謝!

爲著要把這些構想來實現,要做的事千頭萬緒,參與工作的同鄉也很很多。等一下,還有機會向大家説謝。從這次會館的設立,我有三項感想,要說出來與大家共同勉勵。

第一,設立會館是咱同郷對同鄉會愛心的表現。很多同鄉對同鄉會的前途,有關心,有在思考,在私下或公共場所提出討論。漸漸達成共識。給我們做事時,有心理上的準備,很順利地達到目標。

第二,建立會館,是證明咱有能力,將大家的力量聚合在一起,向同一的目標進行。證明辛城同鄉有協調、團体工作的能力。

第三,今日會館的成立,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希望同鄉應用,愛顧咱這會館。希望繼續成長,有一日,能夠有一更有規模,更完美的會館。

今日的開幕主要對象是咱同鄉,咱要繼續整理,收集,充實文物。希望不久的將來有一個開幕禮,屆時也可邀請美國社區人士參加。

多謝各位。

 

Source from Taiwan Tribune 台灣公論報 Issues 915, 11/29/1990

 

一個好的開始

辛城台灣會館基金會

李陳幸子

我的先生李青泰是這台灣會館基金會的發起人,今天正好出差開會,不能前來參加這個會館開幕盛典,我代表他在這裡向同鄉及來賓請安。

我們在這塊土地定居下來的台灣人,都有心把它當成家。當然内心深處,那塊生我,育我的母土的呼喚仍永遠受到尊重。爲了要有家的感覺,辛城同鄉在1969年成立了同鄉會。十五年之後,1985年,有同鄉想到要成立會館。青泰鑑於事在必行,但需要有行動步驟。第一步是建議同鄉會申請財團法人免税身份,以爲鼓勵同鄉捐獻的準備。1988年完成。第二步是召集會議討論會館成立的可能性。基金來源是第一個需要克服的難題,1989年12月在我們家召開會館基金會籌備會,獲得同鄉領導人物的贊同及協助, 終於基金會會章擬定完成,於1990年正式向同鄉募款。現在募得的款項只夠裝備及維持經費,幸虧鄭信傳夫婦能暫時出借場所給我們,今天才能在這裡慶祝這個難得的會館的誕生。

這個基金會在財政上是獨立的,經費只能用於與會館有關的項目。在開支的決定與幹事會之間有相互制衡的關係,同鄉會會長及一名幹事代表同鄉會參與基金會。到底這個會館是這裡的同鄉大家出錢出力合作出來的結晶!這是北美洲第一個完完全全屬於同鄉會的台灣會館!

從此,我們有一個可以共同聚集的場所,可以在那裡舉辦各種與同鄉有關的活動。這個地方,我們可以收藏各種與台灣有關的文物書刊,陳列此地同鄉歷年的成就事蹟。我們也可以在這裡緬懷過去,向我們的子孫、朋友道出我們的根源,讓我們的後代有一個値得發揮向心力的目標。到底我們爲他們創造了一個家!我們並没有把他們帶到這塊土地上來而譲他們失落。他們將永遠爲這些創業先父驕傲,以台灣人後裔爲榮!這個高尚的意念及創舉應該可以作爲所有海外台灣同鄉會的借鏡。我們的籌備經過及將來經營的經驗將可以作爲其他會館設立的模式。

我們的基金會應該再繼續努力,這只是開始!我們的目標在購買一個永久的場地。更希望有一天,基金會能有餘力,幫助支援有困難的同鄉,及設立子弟奬學金等等。這是我們的夢,這個夢有待全体同鄉,從此作長期不斷的奉獻去實現。

感謝林哲也、林瑞陽、謝志鵬、鄭憲章、吳百湶、王泰澤、蔡啓輝、莊明聰、潘重光等領導人物,及無數幕後工作的同鄉,讓我們有這麼一個好的開始。

 

Source from Taiwan Tribune 台灣公論報 Issues 915, 11/29/1990

 

同鄉才是幕後功臣-辛城台灣會館成立感言

魏妙圭

今天辛城台灣同鄉會終於有了會館。許多人都歸功於我們,使我内心非常著急,急於説出我的感受–會館的成立是所有辛城同鄉的驕傲,是所有同鄉共同努力的成果呀!

1974年從台灣飛到辛城,在一連串同鄉的款宴中,就呼吸到一股異於故鄉人在酒足飯飽之間特有的淳厚氣息。就是那氣息緊緊維繫著辛城同鄉之間濃濃的情誼,使我好生感動,意識到自己若願爲圈中人,雖身爲才疏學淺的女子,也必須共同分擔他們肩上所扛的重任。

頭幾年,我因有幼子,不能參與太多工作。但我看到前輩同鄉們,不分畫夜,只要打出”同鄉會”的招牌,不管男、女,都帶著子女全力以赴,個個頓時都變成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如年會時的圓環小吃,可擺出十八道台灣名菜,這都是女同鄉的傑作,並没有借助餐館;一年一度的國際民俗節,更是同鄉大團結的時候。負責人早在六個月前就開始著手籌劃,尤其是文化攤,想點子、製作過程,所需的人力、智力,並非局外人所能估計的。而在那開幕的三天裡,平常遠庖廚的標準大男人居然也穿起圍兜,戴上高帽子充當油鍋、店小二;女士則拉開嗓門不願形象大叫”Egg Roll! Best in Town!”如今每年我也一樣會如此叫賣,且樂此不疲。斯文、雅靜的男女同鄉,也在商品攤前扮起”老魏賣瓜,自賣自誇”。更有站在科技最前端的博士、醫師們扮演相士,替人指點迷津。

如此分工合作,幾年下來同鄉會積存了一點錢,就有同鄉建議買會館,讓同鄉會有個根,有個聚會、儲存文化的所在。幾經探討的結果,認爲有建館的必要。但買館一次付清房價,同鄉會還没有這個能力。若貸款,每個月mortgage的負擔,再加上維持費,非尚無固定收入的同鄉會所能應付的。

這些年來,我在這個熱心的大染缸裡也被薰陶得會爲同鄉會精打細算,早就有心理準備;若是爲了經濟問題而讓同鄉夢寐以求的心願無法達成,實在可惜。就是這個原因,我和外子義不容辭的把會館地點捐出來。而在建館的過程中,許多同鄉必須費心去制定規章,去募款(維持費),去計劃如何管理及應用。這些長而遠的事,所花費的心力比我們多得多,所以參與這些繁重工作的同鄉才是不易看到的幕後功臣。而讓人如此好意的把功勞歸到我們身上,怎不叫人汗顔呢?

 

Source from Taiwan Tribune 台灣公論報 Issues 914, 11/22/1990

Posted in 06/2017